易解放:植树解决生态问题

标签: ,
927人看过

提起易解放,只要是热心公益的人士,没有不知晓的。近两年,她的大名频频见诸报端,从一位平凡的母亲,成功转型为领导一个绿色组织的社会活动家,也实现了自身人生价值的升华。

植树节来临之际,笔者有幸采访到百忙之中的“绿色妈妈”易解放,品读她的人生经历与感悟,期冀对读者有所助益,也给在同一阵线上奋斗的生态人士以借鉴和参考。

坚韧不拔的内心品格

易解放从小在上海长大,受过良好的教育,骨子里不甘平凡的她,总能做出令旁人刮目相看的事情。38岁时,她有到日本一流大学研修古典文学的机会,就放弃了温馨的家庭,只身到日本去闯荡。“当时孩子还只有10岁,离开他的确很揪心,每天捧起饭碗都偷偷流泪。”但是更苦的还在后头,“到了日本才感受到生存的压力,想专心读书深造根本不可能,每天要打三四份工,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这让原本在大学教书的易解放深切感受到社会地位、生活水平和心理的极度落差。

但是,易解放从来不服输,她相信任何选择她都能走得坦坦荡荡。她告诫自己,现在是从零开始创业,她深信,上帝只帮助自助者。“人一生劳累一点没关系,只要过得充实就好。”易解放秉承这一信念,一步步将事业做大,进入日本一家知名的旅游公司,并将丈夫和儿子接到身边,扶助丈夫开了一间私人中医诊所,日子蒸蒸日上。

从头到尾,易解放只相信靠打拼才能出成绩,在日本的留学经历,让她体会到生活的艰辛,而这些正为她日后经营植绿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爱子遗愿踏上植绿生涯

2000年的一场突变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宁静,也冥冥中开启了易解放注定不平凡的人生旅程。

或许是天妒英才,成绩优异的爱子在上学路上遭遇车祸,给整个家庭带来沉痛打击,易妈妈更是心如死灰。回忆母子相处的一幕幕,易妈妈猛然惊觉:儿子有长大后回到祖国治理荒漠的愿望,自己与其日日以泪洗面,不如去替他完成遗志。从此,易妈妈踏上了儿子的梦想之路,在荒漠化最严重的地方栽种成片的树林。

随后一年多,她在日本发起成立了“绿色生命组织”,拒绝了同事和朋友的挽留,毅然辞去每年约500万日元的高薪职位,变卖家当回到中国。从内蒙古通辽到鄂尔多斯,她考察了8000公里人迹罕至的荒漠化地区,然而老乡的一席话,让她选定最苦最艰难的塔敏查干沙漠作为植绿的起点。

塔敏查干在蒙语里意为“地狱”和“魔鬼”,这里气候条件极其恶劣,没有植被来防风固沙,也无法蓄积地下水。老乡们常常抱怨,大风和干旱本已让他们的收成少得可怜,干瘪的庄稼还要被漫天黄沙所吞没。易解放相信,种树能帮助这里的环境大大改善,她必须帮助这里的人们。

2004年,通过理事会的决议,易解放与通辽市库伦旗政府签订了援建1万亩生态林的协议:用10年时间种植110万棵树,20年时间管护这些树,之后全部无偿捐献给当地的村民。如果砍伐1棵必须补种5棵,保证树木“滚雪球”般地增加。

去年,易解放提前完成了110万棵树的承诺,又开始往沙漠更深处探寻,下一步,她将踏上“中国最大沙尘暴源头地”内蒙古阿拉善,开始新一轮的植树造林。如今儿子离世已有10多个年头,她已将母爱幻化为对祖国山河的大爱。“以前最重要的是儿子,现在是我的公益事业。”正如易女士所说,“早日让荒漠变成绿洲,是我有生之年最重要的梦想。”

探索科学的运营模式

回国前,易解放和丈夫就已横下一条心,拿出半生的积蓄来投身公益,同时,他们还找亲友四处筹措,通过“绿色生命组织”的理事们寻找资金。然而,私人层面的募集对于三四天1万棵树苗的栽种量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易妈妈拿出了儿子的“事故赔偿金”,卖掉了上海的一处房产,先后投入了200多万元用于组织的经费运营,然而还是捉襟见肘。

易解放为我们算了一笔账,刨去每年植树造林的费用不算,单说组织的管理费、运作费,宣传资料的印制费,来来去去在资金动员、宣讲会和造林上的交通费就能堆成山了。“一年至少要10多万元的运作经费,都得自掏腰包”,为此,她一改在国外时的优越生活,生怕浪费一分钱,“离开单位后,我一心都扑在了植绿事业上,才知道每月没有固定收入的滋味”。

“绿色生命组织”成立的前几年,名声还没有打出去,能募集到的资金有限,每年大概1万多元的善款,连植树款都不够,更别说组织的持续运作经费了。眼见着下一批树苗没有着落,老本也吃得差不多了,易解放常常心急如焚,筹集资金成了面前的最大难题。尽管前路渺茫,但她没有气馁,仍穿梭于中日两国之间,竭尽所能向各界人士游说。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写评论

©2019 南京大运园林绿化期待与您携手创造美丽的风景!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网站地图
咨询电话13951909094
当今的城市、随着人口急剧增加,环境质量不断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远离绿色,远离大自然,对城市环境的喧嚣和拥挤,日感不安。于是,人们渴望绿色,返归大自然的呼声日渐高涨。诚然,人类离不开绿色环境。同时还需要创造绿色环境,在城市环境绿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