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老园林边混搭的朴素现实

标签:
752人看过

西三环紫竹桥至航天桥一带给人的印象有些散乱:这里既延续了海淀区西北部高校、科研单位云集的人文气息,环路两侧又建有大片住宅区,不少高层塔楼矗立在街边,成为装点西三环的醒目风景;同时,这里还零星散落着几座写字楼,隐约透露着一些商务气息;最值得注意的是,此段环路东侧,坐落着两座历史悠久的园林——紫竹院和玉渊潭,作为颇能聚拢人气的公共空间,它们与附近居民的生活关系密切,也带动了周边房地产的发展。 

缺少整体规划设计的“混搭”风貌

在三环路陆续修建、贯通之前,“荒郊野外”是这一带典型的地貌特征;“菜地”、“荒野”也是附近老人回忆起“前西三环”时期时最常提到的字眼。“这里原来就有路,上世纪80年代又一段一段重新进行了整修,有的路口先修立交桥再修路,有的路口则是先铺路再建桥。直到上世纪90年代,西三环才完全贯通。”上世纪80年代,刘大爷搬进了车公庄西路一栋紧挨三环路的高层塔楼里;在风中,他眯着眼回忆起眼前已川流不息的三环路,就像念叨一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 

“三环路跟四环路的一个区别就是,四环路是先贯通再对周边进行规划设计,而三环路在贯通之前周边已经陆陆续续有了一些建设,所以两侧建筑风貌的设计感不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教授边兰春说,“比如这里有些住宅区建得比较早,所以西三环建成后,就成了紧邻环路的居住类建筑。除了大型居住区,这一带还有一些文教类建筑以及呈零散态势的商业写字楼。对这一区域影响较大的还有紫竹院和玉渊潭两个公共开放空间。因此从总体上看,紫竹桥至航天桥这一段环路周边明显缺少整体的设计规划。” 

的确,从北京旧城由东向西依次经过西二环和西三环,可以看到西二环周边的高楼大厦已经颇具规模,散发着浓烈的商业气息,而西三环两侧的风貌则呈“混搭”局面,远没有形成统一的风格。“从城市景观的规划设计上来看,西三环是远远不能与西二环相比的。”边兰春指出,“西二环附近通过旧城改造已经打造成了具备整体规模和统一城市功能的金融区和商务区,而目前西三环周边可改造用地并不多,其改造更新也需要更长的周期。” 

尚没有具体规划方案的“城市生活服务区”

去年曾有媒体报道,随着北京商业地产的回暖,西三环地区有可能成为商务办公新的亮点。而在此之前,位于紫竹桥西南侧的国际财经中心的落成,也已隐约透出西二环金融街功能区对这一区域的辐射性影响。 

不过,“紫竹桥至航天桥这一带并没有大型商业”。近几年,光耀东方中心销售总监安娜对这段区域进行了调查,发现这里成熟的商业写字楼很少,大概只有科原大厦、世纪经贸大厦、外文大厦等为数不多的几幢,和金融街、CBD相比,“这里的商业氛围要差很多”。 

“这几年,金融街功能区一直在向西扩展,但应该不会延伸到西三环这部分区域。并不是说企业对此没有需求,而是这里不能提供足够的空间。这里可供使用的商用写字楼太少,而据我们调研,它们的整体出租率已经在90%以上。”安娜认为,随着金融街功能区的西扩,这里可能也会增加一些商业设施,但区域整体功能应该不会有太多转变,“当然,区域内写字楼的租金肯定会有所上涨。”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已将包括西三环紫竹桥至航天桥这一区域在内的海淀区南部定位为城市生活服务区,包括商业服务、会展服务、医疗服务、政务服务等等。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海淀分局规划科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这一定位还没有细化为具体的规划方案。 

园林“生态效益”与被“压迫”的公共空间

对这一带的居民来说,紫竹院和玉渊潭公园无疑是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公共空间。 

今年77岁的王普1967年搬到位于紫竹院南路的外文印刷厂宿舍区,从此便经常光顾一路之隔的紫竹院公园。“我刚搬来时,紫竹院公园是不收门票的,收门票后,价格从2分到5分再到1毛……最后又不收门票了。紫竹院是附近街坊邻居们的聚集地,大家对它都有很深的感情。至于玉渊潭,由于离得稍远,去得比较少,但4月份樱花开的时候也会去凑个热闹。”的确,对附近居民而言,这两个公园早已不是单纯的观光景点,而是以它们潜移默化的“生态效益”深深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家住花园桥附近的李大爷上世纪70年代曾是甘家口派出所的民警,经常带着联防队员到玉渊潭公园巡逻。“那时这一带乱草丛生,在这边打架的年轻人也很多,有次我一天就收缴了19把刀。那个年代流行一句话叫‘圈不圈看白边,匪不匪看裤腿’。‘圈子’指‘女流氓’,她们经常穿白底懒汉鞋;70年代末年轻人中流行起穿喇叭裤,被不少人认为是‘不良青年’。80年代,玉渊潭还发生过青年用气枪打死天鹅的事件,曾在社会上引起轰动。”后来,李大爷调到了紫竹院派出所,并从那里退休。 

如今,李大爷还经常会到两个公园里转转,但看到旁边高耸的新住宅楼,他也有些反感,觉得它们与公园“很不协调”。边兰春很理解居民们这种“不协调”的感受:“这些高层建筑对公园空间形成压迫感,并影响人们从园内向外观看城市天际线。这说明,我们对园林周边建筑的规划意识还不够强。” 

区域文脉

利用水系讲出历史感

王彬,城市微观地理学者

紫竹院和玉渊潭是北京比较重要的水系。紫竹院一带曾是高梁河的起源地,而高梁河与北京建城有非常重要的关系。紫竹院的水来自昆明湖,经长河流到紫竹院,最终经西直门流入护城河。清朝,皇室成员尤其是慈禧,乘船去颐和园就是走这条水系。玉渊潭的水也来源于昆明湖。过去在玉渊潭的水边还可以看到钓鱼台。 

现在紫竹院一带在做一些游船项目,这未尝不可,但要合理规划,做出特色。比如可以讲讲北京城的起源、发展和水系的关系,做出真正的历史感。但总体来讲,这两个水系旅游开发的意义不是很大,因为北京本身就是缺水的城市,游船项目可能会造成水污染,另外游客在水上也确实没太多可观赏的。 

区域规划

被干扰的城市天际线

边兰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教授

紫竹院与玉渊潭是西三环较为重要的开放空间,如何让周边建筑与它们相协调是很关键的。 

从西三环向东看玉渊潭公园确实很美,有水有树,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像在东二环或东三环那样,开着车去感受环路两旁的街景,而应从公园内部向外看城市的天际线。在北京可以看城市天际线的地方并不多,而玉渊潭公园却有条件成为一个不错的观赏地点。但公园周边一些高层建筑对此造成了不良影响,比如南侧的缘溪堂,它可以从高处俯视玉渊潭,借了景,但对公园会造成一种压迫。同样,紫竹院公园西侧的人济山庄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对这两座园林来讲,周边的建筑应该由近到远,从低到高,这样就可以形成轮廓线。现在,从玉渊潭公园内向西看的效果相对较好,中央电视塔也是很好的城市景观。 

此外,也应考虑公园与周边文化设施的衔接。比如紫竹院公园周边有国家图书馆、万寿寺等,它们集中在一起很好,但在相互衔接方面做得还不太够,可以考虑怎样可以从国图直接去紫竹院公园,再从公园去万寿寺,在陆路上使这些文化设施更好地衔接起来。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写评论

©2019 南京大运园林绿化期待与您携手创造美丽的风景!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网站地图
咨询电话13951909094
当今的城市、随着人口急剧增加,环境质量不断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远离绿色,远离大自然,对城市环境的喧嚣和拥挤,日感不安。于是,人们渴望绿色,返归大自然的呼声日渐高涨。诚然,人类离不开绿色环境。同时还需要创造绿色环境,在城市环境绿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