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权改革致大批浙商涌入林业投资领域

标签:
559人看过

“股市不稳定、楼市在下降,只有林地里的树木投资,搬也搬不走。”现在,这些市场嗅觉敏锐的浙商正在寻找新的投资宝地——林业投资。

弃“工”从“林”

在从事机电、房地产生意二十八年后,温州商人涂良华正转身进入林业市场。自竞得10551亩国有商品林林地林木50年的使用权后,云南西盟县的这块山地已让他成为温州商人中新的传奇。

与缅甸为邻的这块土地上,无疑有着吸引他的巨大市场价值:可供年开采4000方的林木轮伐指标,多以西南桦、柚木等优质高档木材树种为主,接近热带的林地上,更适合各种经济作物种植。

“房地产利润太低,机电行业这两年也不景气。”现为云南安得利农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涂良华说,进军林业,无疑是不错的选择——2011年11月,他用一千多万元竞得了这块土地。

接下来则是更大的手笔——5年之内他将计划投资1.5亿元,种植铁皮石斛等名贵中药材。“现在才刚刚起步,我们看好未来的市场。”涂良华说。

在温州,看好林业投资的并非涂良华一人。

低压电器大佬,人称“豹哥”的郑元豹看好的是红豆杉。2011年,他旗下的人民电器集团首期投入2000万元,从南方地区和加拿大引进曼地亚红豆杉共200万株。种植的林地正是温州乐清牛鼻洞村的两千多亩荒山,租期50年。

正泰集团同样对进军林业充满信心。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副总经理徐禺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前段时间正泰集团委托他们做评估,购买了浙江安吉一块林地。

服装企业也打起了林地的主意。从事服装生产的森马集团此前便租赁了瓯海泽雅龙头村的200亩林地20年的使用权,大规模种植瓯柑,并注册商标开发后续产品。

而浙江华野景观绿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华野)董事长帅新武的野心则更大。在2010年12月全资收购华野绿化后,他正大规模地扩大自有林地的规模,酝酿将其打包上市。

目前,该公司在江西、云南、重庆、福建、山东等业已启动林权改革的省份都建立了各自的基地,“基本上都是千亩起步”。之前浙江华野投资一个多亿建的11个苗场,现在市场评估价值已超过2亿元。

在帅新武的思路中,苗木必须与景观绿化链接,才会有爆发力。景观林的好处显而易见,它两年就能长成。“如果是懂行的人管理、品种组合好、时效性考虑好,每两年的正常投资收益,都会在50%以上,这比普通工业企业高得多。”

“搬也搬不走的投资”

“过去工商企业盈利能力强,很少有人关注农林业。但近来随着利润率的下降,许多企业正开始关注林业。”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副总经理徐禺锋说,林权投资正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

“很多有识之士把它当成是二十年前的房产。”徐禺锋说。受过去定价过低等影响,现在林权的溢价正变得异常迅猛。以交易所处理过的两块浙江林地为例,从2010年到2011年年中,浙江江山市的一块林地拍卖时涨了50%,而遂昌县的一块林地,交易时竟翻了一倍半。

嗅觉敏锐的温州人无疑是最早发现其投资价值的那一批人。“交易所刚开张,第一波客人全是温州人,他们拎着钱就说要跟我们合作,要我们介绍林地客户。”徐禺锋说。考虑到温州资本投机成分太重,太扰乱市场,他们最终予以拒绝。

不过,面对凶猛的温州民间资本,无人愿意永远拒绝。2011年10月15日,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还是和丽水市林业局联合主办了丽水市生态林业(林权流转)投资项目温州招商推介会,依然向庞大的温州民间资本抛去了橄榄枝。

据丽水市林业局的人士介绍,丽水对林业投资有各种优惠政策,其中包括,对流转期限5年以上并签订流转合同的,并且经营林地面积超过200亩的规模经营主体,允许按经营面积3‰-5‰的比例在经营土地范围内建设农家乐、林家乐、生产管理用房等配套设施。

这并不包括在中央传达扶持林业发展精神后,林权投资的其他政策性补贴。“林权抵押有贴息,林业龙头企业、五星级农家乐、林道改造都有补贴。这些补贴加起来,为数不菲。”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总经办主任林莹说。

参会者回忆,推介会前,就有五十多个温州老板提前预约登记。现场大厅更是座无虚席。一些心急的老板等推介会一结束,就驱车赶往丽水的项目所在地,进行实地考察。

“股市不稳定、楼市在下降,只有林地里的树木投资,搬也搬不走。”林莹说。以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为例,在过去8年内所做的林权投资交易一直保持着零风险。

林业投资收益显然更为稳定。帅新武说,苗木每天都在长,具有“双升值”的优势,每年可增值20%-30%以上——一方面,它本身每天在长高长大,另一方面苗木需长期培育,它具有很大的稀缺性,“一株小苗,需要20年才能长成。”

寻找“绝版林地”

“林地是稀缺资源。”徐禺锋说,虽然林权投资红火了不过四五年,但现在找到合适的林地已经越来越难。经济林、花卉苗木、用材林、旅游度假、生态养生……无论是哪项,都像当年的房产绝版地块一样,变得金贵。

山茶油林地正是其中一例。浙江省油茶产业协会会长祝洪介绍说,由于原料供应不足,山茶油的原料价格一涨再涨,光是每百斤山茶油籽的加工费,就从4年前的12元,升至2012年的35元。

寻找新的山茶油原料基地,成了众多茶油企业的紧箍咒。“我们需要的都是万亩以上,最起码要一两千亩连成片,但这样的林地在浙江省内几乎已找不到。”祝洪说。

难度更大的是寻找既有林权证又适合苗木的基地。“苗木种植对土壤要求很高,现在很多有林权证的地上种的都是非景观苗木,更适合做用材林,而不具有景观苗木的功能。”帅新武说。

帅新武刚刚看上了安吉县的两块林地。一块近五千亩地用来做苗木,而另外一块2450亩的地,三分之一是苗场,三分之一是没有林权证的果园,还有三分之一做旅游度假。

“这种离杭州周边一个小时范围内的林地,第一难找,第二价格很贵。”徐禺锋说,安吉卖到最贵的竹林,林权价格已接近两万一亩。

同样急需林地的是浙江家具厂商。随着俄罗斯、马来西亚、泰国等多国相继宣告减少木材出口,国内林业大省吉林、云南、广西等均已表示林业大幅减产后,木材涨价已成为不可遏止之势。

浙江家具厂商纷纷寻找自己的储备用材林。从事木门和实木家具生产的浙江豪族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宏涛,正是其中的一位。徐宏涛希望找到2000亩以上的用材林,但这样的要求在浙江迹近奢侈。“现在,我正在找外省的项目。”

早期无心插柳的投资者,现在已经尝到了甜头。地板上市企业德华兔宝宝装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最好的说明。

位于浙江湖州德清的这家上市企业,2010年刚刚收购了控股股东手上的江西绿野林场,收购时的评估价已达到1.99亿元,而在2007年兔宝宝的控股股东收购时,还不过1.35亿元,3年多的时间,林场增值47%左右。

“十年前,德华兔宝宝购买了几十万亩林地。当时他们抱着储备的概念买的,但现在,谁也没想到,升值得那么快。”与德华兔宝宝有着业务往来的林莹说。兔宝宝证券事务代表陆飞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公司已有二十多万亩林地。

“炒林”风险

2012年2月1日,《浙江省林权流转和抵押管理办法》出台后,让投资有林权证的基地苗场的人,吃了颗定心丸。“它把原来无法确定价格的、无法实现价值转换的资产盘活起来了。”帅新武说。

“林业投资是中长期的投资。”徐禺锋说,“一些投资者今天买了以后,明天就想让我们卖更高的价格,这不是正确的投资心态。”为了防止产业泡沫化、损害到林业发展,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拒绝与这样的投资者合作。

或许同样是为了预防投机性的炒作,浙江各县已出台了政策对林权买卖进行了相关限制,“两到五年内不得再转让”。林莹解释说,规定这一期限自有原因,“长得最快的竹子要两年,一般经济作物最少5年,而用材林则最少10年以上。”

不过,资本的逐利性难以阻挡。徐禺锋说,目前浙商曲线投资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甚至开始当起了林业“开发商”的角色。“有人买了10万亩,拆分开来分包。你一亩、我一亩,一块块地出让,短期内就能回笼资金。”而吸引购买者的,则是“你拥有自己一块地”的宣传。

一位刚刚购买了林地的临安钢材老板,或许证实了这样的心态。在购置的林地荒废多年后,他为自己解释说,“那么好的地方,先买来再说。资源是稀缺的,这样有山有水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写评论

©2018 南京大运园林绿化期待与您携手创造美丽的风景!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网站地图
咨询电话13951909094
当今的城市、随着人口急剧增加,环境质量不断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远离绿色,远离大自然,对城市环境的喧嚣和拥挤,日感不安。于是,人们渴望绿色,返归大自然的呼声日渐高涨。诚然,人类离不开绿色环境。同时还需要创造绿色环境,在城市环境绿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