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格水源保护下的林水生态

标签:
583人看过

“美酒必有佳泉。”中国酿酒大师、泸州老窖副总经理沈才洪接受《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沱牌舍得、剑南春、全兴大曲……四川美酒全国飘香,滋养了千年巴蜀文化的洁净水源功不可没。

4月13日至20日,记者跟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前往四川这个水资源大省采访饮用水源安全,深入成都、遂宁、内江、宜宾等地市探视最优质水源背后,相互依存、相伴而生的森林、湿地与水生态

森林与水

森林是优质水源的最基本保障

“保护天然林是水源涵养最根本的措施,天然林下的腐殖质对保持水土有着异乎寻常的作用。”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崇禧以这样的开场白向20多家中央媒体介绍饮用水源保护工作。

李崇禧曾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委书记,对于林与水的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这种理解源自阿坝这样一个我国最早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的生态脆弱地区的主官,显然更容易让人理解。

“当年,阿坝州财政收入一年1.37亿元,有7800万元是砍树的收入。我上任第一件事就是严禁乱砍滥伐,依法严惩偷砍盗伐树木的违法者,然后就是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栽树。”李崇禧回忆。

不断植树造林,以及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等工程的实施,李崇禧卸任阿坝州委书记时,阿坝的整体生态状况有了明显改善,全州枯水期水储量翻了一番,仅九寨沟、四姑娘山生态旅游每年给阿坝州财政带来的直接收入就超过7亿元。

目前,依托国家重点林业工程,四川在长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江河发源地及其一级支流、二级支流源头,大中型水库周围大力营建水源涵养林及水土保持林,全省共营建水源涵养林地4718万亩、水土保持林1.73亿亩。“这为四川的优质水源供给提供了最基础的保障。”四川省林业厅总工程师骆建国说。

泸县位于盛产泸州老窖和郎酒的泸州市上游地区,通过封山育林、退耕还林,发展丘陵特色林业,为泸州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洁净的水源,但是泸县县长谭光军认为还不够:“生态是最重要的品牌,要通过更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让泸县每条河流的水质基本达到原始状态,不仅仅是达标。”

湿地与水

湿地是饮用水处理的第一道工序

距离成都市郫县自来水6厂取水口直线距离不足200米,是经过人工干预恢复的云桥湿地。清澈的徐堰河水经过云桥湿地的自然过滤、沉淀后,进入自来水厂处理,然后沿着四通八达的地下管道通往成都市区80%的家庭、企业。

如今,走在云桥湿地,安家的鸟儿可以经常看到,偶尔听到几声蛙鸣,人工补植的湿地植物也已铺展开身子生长。四川省建设厅城市建设处调研员崔庆民告诉记者,水在进入自来水厂前,先流经云桥湿地进行初级还原,包括杂质的沉淀、营养化物质的吸收以及重金属的过滤净化等,这可以看做是自来水处理的第一道工序。

云桥湿地恢复之前是大片的稻田。从2011年开始,郫县跟四川省林业厅、世界自然基金会、四川大学、中国科学院等开展合作,引进先进的湿地保护与恢复理念,在水源地建设人工湿地,利用湿地天然的“排毒”、“解毒”功能净化水源。

世界自然基金会成都项目办公室主任李叶告诉记者,作为新的城市水源地保护模式,云桥湿地的探索已经被人们接受,未来将在现有基础上再扩大150亩退耕还湿面积。而这一在水源地附近通过人工干预建立恢复湿地保障饮用水安全的模式,在探索成熟时有望在四川推广。

四川省湿地总面积421万公顷,几乎全部分布在全省的重要水源地带,这些湿地与森林生态系统每年的蓄水量达到760多亿立方米,维系着四川的水生态安全。但是经过多年的开垦破坏,四川湿地的生态承载能力大幅下降,黄河上游若尔盖湿地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如今,人们开始逐渐意识到湿地对于维系水安全和生态平衡的重要性,开始着手恢复建设整套完整的湿地生态系统。

水源保护困境

生态补偿如何从白纸黑字变为真金白银

对于饮用水源的保护,每个地方都有着最严格而近乎苛刻的规定。

《四川省饮用水源保护管理条例》就有7大章46条,其中对于水源林保护等也有着严格的要求:禁止非更新性、非抚育性砍伐和破坏饮用水水源涵养林、护岸林和其他植被;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准保护区内采取相应的工程措施或者建设水源涵养林、护岸林和人工湿地等生态保护措施,保护饮用水水源水质等。

但是法律规定在现实的实施中仍然面临着不小的困境,其中最突出的是对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生态补偿机制的落实。“水源地禁止砍伐树木,不能发展工业,这对当地经济发展肯定有影响。我国生态补偿机制提了很多年,但是真正得到落实的很少,市本级财政内的转移支付已经很少见,涉及地市之间、跨省区的生态补偿就更加困难,需要在更高层面加以推动。”四川省环保厅副厅长钟勤建说。

这也是让许多水源地为政者颇为为难而耿耿于怀的事情。“水源保护区一般都是相对欠发达的地区,以林木管护为例,树木只准造、不准砍,当地老百姓很难受益,还有常年的管护费用,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一路上,很多官员都提到了相同的问题。

成都市今年开始了新的尝试。今年,成都成立了郫县饮用水源保护专项资金,从今年开始市级财政每年安排不少于6000万元用于饮用水源地保护。“对于上游的阿坝州,成都市也制定了相应的补偿政策,采取联合开办工业园区的方式给予支持。由成都市投资60%、阿坝州投资40%在成都金堂县淮口镇开办“成阿工业园区”,园区工业利润按成都市35%、阿坝州65%分配。”成都市市长葛红林介绍。这种尝试让一直期待生态补偿机制推行的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写评论

©2018 南京大运园林绿化期待与您携手创造美丽的风景!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网站地图
咨询电话13951909094
当今的城市、随着人口急剧增加,环境质量不断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远离绿色,远离大自然,对城市环境的喧嚣和拥挤,日感不安。于是,人们渴望绿色,返归大自然的呼声日渐高涨。诚然,人类离不开绿色环境。同时还需要创造绿色环境,在城市环境绿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