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生态灾难将来自水电大跃进

标签:
600人看过

中国的水电开发大跃进并没有随着三峡工程的竣工而结束。日前,发改委核准了大渡河、金沙江流域5个大中型水电项目,项目累计装机达580万千瓦,预计累计年发电量将达247.63亿千瓦时。5个项目分属国电集团、华能集团、华电集团和中国水电(601669,股吧)建设集团,动态总投资超过600亿元。而即将发布的可再生能源“十二五”规划目标已经明确,“十二五”期间,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澜沧江、怒江、黄河上游干流等6个大型水电基地以及雅鲁藏布江及其他河流将有超过60个重点水电站开工建设。

近年来,以三峡、华润、大唐、华电、华能5家国有水电巨头为代表的大小开发商纷纷进军金沙江,形成了干支流齐头并进的疯狂局面。中国水电建设的“金沙江时代”已经到来。金沙江为长江的上游,全长2308公里,流域面积近50万平方公里,其干流落差3300米,水力资源1亿多千瓦,占长江水力资源的40%以上。金沙江全流域共计划开发25级电站,总装机规模相当于4座三峡。在不久的将来,它将成为平均不到100公里就有一座梯级水库的世界超大水库群。“世界水电在中国,中国水电在西南,西南水电在金沙”的大格局已然形成。

在安邦研究团队看来,作为所有水电项目的审批者,长江上游的水电资源开发完全没有汲取三峡工程的教训。作为中国迄今最昂贵的水利工程,三峡工程被认为是一个综合性的水利枢纽,当初建设时就制订了要实现发电、航运、防洪和灌溉等多个宏伟目标,而防洪是三峡工程的效益之首,是排在第一位的功能。从近几年三峡工程应对洪涝灾害和旱灾的情况来看,三峡工程的所谓综合功能实际很小,实际已“蜕化”为单一发电功能的水电项目。

显然,经济效益已经成为发改委不断审批水电项目的唯一依据。水电低廉的成本和丰厚的利润,是吸引各方抢食水电市场的根本动因。此前,水电发展受制于移民、环保等争议,使得国家对水电发展采取了更为谨慎的态度。2008到2009年,全国仅核准开工水电项目累计1000多万千瓦,其中无一是大型水电项目。去年以来,由于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的下滑,保增长再度被提上日程,发改委一方面放松了在水电建设项目的环境评价要求,一方面对水电项目审批开闸。于是水利部门、地方政府、电力集团打着“节能减排”的旗号,集体强力推动水电项目大干快上。

水电真的是成本低、收益高、惠及民生的清洁能源吗?安邦早在2004年参与中国能源战略研究时就提出,如果考虑到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水电是国内综合成本最高的能源形式之一。

2011年8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坦承,三峡工程在发挥巨大综合效益的同时,在库区移民、生态环境保护、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存在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也产生了一定影响。会议还要求妥善处理三峡工程蓄水带来的不利影响。

金沙江流域位于大香格里拉区域,拥有虎跳峡等众多珍贵的自然遗产以及丰富的生物资源。但近几年来,这里的自然生态危机随着水电开发而逐渐呈现。不仅如此,天然江河被强行分割,生态日益脆弱,水资源问题更加突出,水库淹没和移民安置不当还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和次生环境灾害。

长期以来,我国对水资源的科学研究工作远远落后于水电开发的速度,突破性的科研成果少之又少。集群式展开的大规模水电建设,在其经济效益背后,对环境生态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一直缺乏权威论证。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因地理条件的限制,金沙江流域水电工程的移民,大部分采取了后靠安置的方式,使得高山峡谷中本已紧缺的土地资源更加稀缺,迫于生存压力,后靠的移民往往会砍伐森林、盲目开荒,造成新的生态退化和水土流失。有专家认为,正在进行的西南水电开发的“大跃进”,其对当地生态环境的破坏,已经不亚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对森林的毁灭性砍伐。长期跟踪研究水电开发的安邦高级研究员贺军曾经指出,未来中国最大的生态环境灾难将来自水电开发,从目前金沙江水电过度开发的状况来看,我们仍然坚持这一看法。

中国的水电开发几乎已经失控,今后将带来巨大的生态灾难。作为水电开发项目的审批核准单位,国家发改委难辞其咎!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写评论

©2018 南京大运园林绿化期待与您携手创造美丽的风景!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网站地图
咨询电话13951909094
当今的城市、随着人口急剧增加,环境质量不断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远离绿色,远离大自然,对城市环境的喧嚣和拥挤,日感不安。于是,人们渴望绿色,返归大自然的呼声日渐高涨。诚然,人类离不开绿色环境。同时还需要创造绿色环境,在城市环境绿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