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黑帮垄断芳村花卉装卸场 年分红最高达900万

标签:
607人看过

花卉装卸本是小本利润的苦力活,也有人成立公司垄断控制牟利,年分红最高达900万元。

昨日上午,以重庆男子王达全为首的39名被告人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等9项罪名,在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公开审理。据悉,该案是广州“三打”工作第一批重点挂牌督办案件,也是广州开展“三打”工作以来,侦破涉案人数最多、性质最严重、影响最大的欺行霸市案件。

庭审指控

向装卸工、货车两头收保费

据了解,现年45岁的王达全是重庆市江津区人,而涉案公司多名骨干股东都是其同乡。

据指控,从1997年起,被告人王达全为了获取非法利益,纠集被告人何加臣、张登全、陈银平等人,成立广州市芳村鹤洞江津装卸服务部,在本市荔湾区芳村花卉科技园一带的花卉装卸场,向装卸工人收取保护费。

2008年起,王达全又先后纠集了被告人王永全、唐启明、张昌洪等人,注册成立了广州市江津装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津装卸公司),并逐步形成了以王达全为首,以王永全、唐启明、张昌洪等为骨干成员,以潘志锋、陈银平、夏华等为积极参加者,以何光辉、冯银香、陶明芝等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成员固定、分工明确,并形成规约,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行收编他人装卸场、非法控制装卸工和装卸材料销售、强制收取装卸工保护费和车辆进场费,逐步控制和垄断了装卸场的花卉装卸工程,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该组织通过在上述区域实施大量的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破坏当地正常的经济秩序和生活秩序。

据了解,因该案被告人数众多、案情复杂、证据材料繁芜,案件庭审预计将持续7日。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大佬庭辩

自称公司合法否认是黑社会

昨日上午,一众被告戴黑头套依次被法警押入法庭。落座摘帽后,审判长依次查明身份询问辩护情况等,新快报记者发现其中一年纪稍长的被告已是满头白发,被告中更有数名女子。

第一被告王达全首先接受讯问,其坦言自己合法成立公司,或许在同业竞争方面有些不当行为,“可能违反了法律,但我们绝对不是黑社会,我们不敢”。

王达全称,1997年前自己一直在广佛路口、滘口一带打工,后来发现花卉装卸工程很有市场,而当时行业恶性竞争太多,为抢客争得头破血流,他遂找到同乡好友,租下场地开建装卸场,通过提供场地和管理服务等,向装卸工收取20-40元/车的费用等;2008年,他和其他人又成立江津装卸公司,对装卸工进行统一收编管理,摆脱以前从装卸工身上获利的模式,改向花卉货主提供装卸、材料及保管服务等来获利。

王达全称,要装一车花卉一般要8小时,因此装卸场有自己的装卸工,公司统一开单定价并发工资等,而公司主要获利来自提供装卸的竹竿、木棒、地毯等材料,以及仓储费等。

材料翻倍卖称“不算离谱”

对于找人教训、排挤同业装卸公司等以达到垄断地位,王达全表示大多只是嘴上说说没有用武力,而且自己大多也不知情等。

至于有指控称其垄断装卸导致材料费高企,王达全现场供称,出售的竹竿一根进价2元多卖5元多,木棒一支进价5元多卖8元多,公司成立之初时价格反而较之前便宜,后来因物价上涨涨了一两元钱,2009年,因有人投诉高价,物价部门还来查过,发现他们的售价比市场价高了1元多,“认为价格不算离谱”。

独饮芳村花卉一啖汤,获利有多少呢?昨日庭上,王达全称,公司有十多名股东,从2009年开始分红,当年分红700万元,2010年分红900万元,2011年分红800多万元。而自己从1998年至今,总共分红大概有400万元,但因一直在继续投资兴建装卸场及支付成本,他个人并无太多积蓄,案发前也并无太多财产可供扣押。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写评论

©2018 南京大运园林绿化期待与您携手创造美丽的风景!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网站地图
咨询电话13951909094
当今的城市、随着人口急剧增加,环境质量不断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远离绿色,远离大自然,对城市环境的喧嚣和拥挤,日感不安。于是,人们渴望绿色,返归大自然的呼声日渐高涨。诚然,人类离不开绿色环境。同时还需要创造绿色环境,在城市环境绿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