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派炮轰 尴尬的“国家森林城市”【评论】

标签: ,
624人看过

今年以来,青岛和重庆两城皆因创建“国家森林城市”扰民而颇受争议。事实上,业界一直以来存在对“国家森林城市”的评选标准、存在意义与实际功能等问题的质疑。争议声中,鲜为人知的是,在去年全国评比达标表彰工作协调小组向社会公示的《中央机关等单位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名录》当中,并无“国家森林城市”一项。

尴尬的国家森林城市

“建设森林重庆”,这是重庆官方从2008年就开始提的一个口号。按照原计划,当年兴起的创建“国家森林城市”运动,本是要在今年4月达到高潮的。但如今,在重庆这个口号已经很少有人提起。

当地政府曾一度以“绿色革命”的名号为“创森”彰显气势。该市造林1688万亩,种植各类苗木15亿多株。“三年造了三十年的树”,重庆市委主要领导去年曾自豪地表示。

这种大手笔显然获得了“国家森林城市”评选的主办者—国家林业局的青睐。今年2月22日,各大新闻网站都有类似“第九届中国城市森林论坛暨国家森林城市授牌仪式,将于4月6-8日在重庆举行”的快讯;3月中旬,重庆市团委甚至在网络上公示了130名服务论坛的志愿者名单。

但时至6月,论坛仍未举行,重庆“国家森林城市”的头衔也未能戴上。

2012年6月4日,团重庆市委志愿者工作部的雷筱对《南都周刊》表示,他们招募的志愿者处于待命状态,重庆方面仍在与“中央方面协调”,但论坛延期到何时,他们也不知道。
 

遭遇“创森”(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尴尬的城市,除了重庆,还有青岛。

今年3月份,青岛为“创森”启动“植树增绿”工程, 投入逾40亿元造林,计划栽植景观树、更新补植行道树以及各种乔灌木1000万株,但此举遭到不少市民的反对,并很快引发了网络上的一片声讨。

争议四起

2004年,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启动“国家森林城市”评定。截至2011年6月18日,全国共有31个城市当选。

有一种观点认为,“国家森林城市”的评选,和由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评选的“国家园林城市”概念接近,标准重叠,而后者的评选肇始于1992年。

据《南都周刊》记者了解,“国家森林城市”评选活动一出,其合理性就遭到诟病。质疑之一就是,该评选并未经过国务院批准。

2011年,全国评比达标表彰工作协调小组负责人答人民日报、新华社记者问时表示:为有效遏制评比达标表彰活动过多过滥,根据党中央、国务院要求,2006年至2009年间,全国共清查出各种评比达标表彰项目148405个,保留4218个项目,总撤销率为97.16%。

协调小组要求“严格按照公布的项目名称和周期组织开展评比达标表彰活动,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并特别说明,审批权限不得擅自下放或者变相下放。中央和国家机关、人民团体、有关社团的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由党中央、国务院负责审批。

在2011年5月4日,该协调小组还向社会公示了《中央机关等单位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名录》,据本刊记者查询,此名录中,住建部的“国家园林城市”在册,而国家林业局在册的7个项目中,并无“国家森林城市”一项。

协调小组指出,该名录涉密等项目不予公布。但“国家森林城市”显然不属涉密项目。

这只是森林城市评选存在争议的一部分。更致命的质疑来自于这样一种声音:“国家森林城市”的评比是否真的推动了城市的绿化和生态改善?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副院长李迪华在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不管涉嫌山寨的“国家森林城市”还是“合法”的“国家园林城市”,这样的评选都是荒唐的,“是不尊重中国地理气候的反科学、反智的行为,对公众的城市观念造成巨大误导”。

李认为,中国土地资源极为紧张,为了创园、“创森”,把农田、湿地改造成绿地、森林,是极大的浪费,也会破坏生态平衡。加之中国各地地理气候差异很大,“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的评选标准,许多指标很落后、不合理,尤其是一刀切,片面地追求高绿地率。

李迪华曾考察过西部一个半荒漠化城市,这座年均降水量仅159毫米的城市为通过某项评选,盲目增加绿地。该城市用水要从90多公里外的沙漠地下湖汲取。“仅仅为达到10%绿地率,就要消耗该城三分之一的总用水量。”李说。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写评论

©2018 南京大运园林绿化期待与您携手创造美丽的风景!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网站地图
咨询电话13951909094
当今的城市、随着人口急剧增加,环境质量不断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远离绿色,远离大自然,对城市环境的喧嚣和拥挤,日感不安。于是,人们渴望绿色,返归大自然的呼声日渐高涨。诚然,人类离不开绿色环境。同时还需要创造绿色环境,在城市环境绿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话题。